学校主页 | 学生工作部(处) | 投诉建议 | 加入收藏 | 站点导航 
上海凤博总裁董思阳
栏目:创业教育=>创业访谈
作者:来源:网易 来源:本站发布 发布日期:2008-09-22 点击量:

 80后美女创业者董思阳:书商包装出亿万身价

  7月28日消息,据媒体报道,董思阳因一本新书成为最新一个被讨论的80后创业者。凭借美女、21岁成为总裁,身价过亿等噱头一时之间成为互联网上的关注焦点。她今日在做客网易创业世纪访谈时透露,亿万的身价只是书商包装,其中计入了许多无形资产部分。

        

  访谈嘉宾:上海凤博集团执行总裁 董思阳

  精彩观点:

  书中的内容是我自己编写,但是包装、宣传都是由外包公司策划,所以外面说的亿万身价里面既有形资产,也有无形资产的部分,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我的股东中有一个并不是做餐饮,而是搞品牌设计的,我们因为一次招商会认识,还有一个股东是餐饮业非常专业的同行,这两个人是上海凤博的大股东但是持股比例都没有超过20%.

  互联网不乏有虚托、炒作的部分在里面。但我认为,我现在做的产业是一种健康的、时尚的、稳扎稳打的产业,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并不介意大家会不会拿来炒作,因为这是很肤浅的层面,我们做企业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人到底多有名、宣传多不多,关键在于质,是否真的有质感,所以我们更注重实际的东西。

  做企业我认为不能把赚钱当成首要的,每天看到的就是公司业绩,我认为那会是昙花一现,即便做了也不会长久,因为你的焦点、价值观就只在于这上面。

  访谈正文:

  拒谈自己身价

  网易科技:网易的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创业世纪访谈栏目,今天我们邀请到了近期的新闻热点人物,21岁就成为集团公司执行总裁的董思阳,董总作客。

  董思阳:各位网易的朋友大家好。

  网易科技:我在查资料时,发现董总的从业经历中,16岁就开始打工,卖花,也当过推销员,开过饰品店,在21岁才当上了总裁,从卖花女到总裁,你的心境有哪些变化?

  董思阳:那时候是在学生期,所以我当时要做一些事情,从卖花、保险开始做起,当时做的时候本着一个目标,要学习很多经验,所以在那个过程中其实没有很大的压力,在这个过程中也很开心,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有了自己的企业,所以更多是要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

  网易科技:我在看你的资料时上面写两个抬头,一个是香港凤博国际集团董事长,另一个是上海喜客多连锁餐饮公司执行总裁,你怎么理解董事长和执行总裁这两个职位?

  董思阳:其实董事长和执行总裁,光看职位,没有多大的特别,可能是权限的关系,但有很多相同之处,同样对员工、社会有一定的责任和使命。当我成为董事长时,我当时也很年轻,19岁时注册了这个公司,那时候觉得身兼数职,有很大的压力,因为刚开始公司很小,也有做销售、行销,包括做公司的培训,都是自己。

  那个时候所谓董事长其实也就是一个公司的简单的老板,但到现在,发现很多东西,一个老板和一个企业家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他对社会的认知度,对产业的认知度,包括他所负的责任。

  网易科技:对于执行总裁这个职位而言,您觉得与做董事长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董思阳:我觉得最大的不同点关键在于,现在我做执行总裁的公司,其实我们公司是一个特别有使命的新型产业,有机概念,当我们刚刚推广出去时,其实很多员工也不太理解什么是有机,很多顾客也有一些疑问。所以我认为,当一个新型公司的执行总裁,可能需要更多的技巧、更多的耐心,让员工、顾客,让更多人去了解,可能两个职位间并没有多大的不同点,关键是在时光迁移的过程中,把握对职位的认知度,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

  网易科技:我相信很多网友都很关心一个问题,你的第一桶金是怎样淘到的?这点大家非常关注。

  董思阳:第一桶金,我相信有些观众可能也了解,当时在找商会上,遇到一个马来西亚的商人,他对我说,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当时正是在过年的时段,他说现在橘子树、招财树都卖得非常好,每家都会卖两三株,你要不要做这个生意?

  当时我没有自己的花园和花店,觉得生意太难做了,但又很想把握住这个机会,他说,你可以做一个新颖的Idea,当时在大学也有学行销,想能不能把一棵简单的橘子树包装、分类,分成不同类的橘子树。因为之前我有做过小商品的生意,比较了解小饰品,所以当时在小贸易中心购买了很多小饰品,每棵橘子树上都挂着不同的条,挂蓝色条的就代表有健康运,挂红色的可能是求爱情运,下面还画了桃心。

  把它拍成照片挂在网上,我还记得花了1000新币,但是我的价钱和外面花店卖的价钱是一样的,所以很多人蜂拥而至,在网上订货,一天我就能卖20到50株,所以基本在三个月内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主持人:我看您的自传里提到,21岁时就已经身价过亿了,这个亿万身价是怎样计算的呢?

  网易科技:在你的一本自传中,提到21岁就身价过亿的数据,这个身价是如何计算的?

  董思阳:这个问题好难。因为这本书里面编著的内容是我自己编写,包装、宣传都是由媒体,包括其他外包公司。他们认为这里面既有形资产,也有无形资产的部分。

  网易科技:无形资产是包括未来公司上市之后的预期吗?

  董思阳:嗯,肯定有在里面。当然也有很多媒体认为,现在80后缺少一个带动人思想的年轻人,可能媒体会认为董思阳是一个很积极、很活泼、很向上的女孩子,他们认为我带给社会的,包括一些年轻人的,可能是更加正面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如果用无形资产来估算,也许他们是这样认为的,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

  网易科技:除去包装的成分,您觉得自己目前的身价有多少呢?

  董思阳:这个好象不方便谈。

不在意网上评论

  网易科技:现在一些80后创业者其实有很多,比如李想或戴志康,他们都很有名,他们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选择了IT和互联领域作为自己事业的开始,你却选择了做实业,为什么跟他们有这么大的差异?

  董思阳:对,也有很多媒体问到我这个问题,可能是我自己个性的问题,越复杂的事情我越愿意去做,其实相对来说,实业和网络相比,管理的东西可能涉及得更多一点,当时我做实业时是因为想到它与有机挂钩,我认为有机是很健康、很新型的产业,其实现在很多政府机关都对这个产业特别感兴趣,包括很多风投,所以我认为做出来时,真的可以给社会带来很多正面的影响。

  包括对健康的理解,很多上海公民之前对健康的了解……他们也是比较了解健康,但不了解有机是什么概念,现在随着有机的概念越来越广泛深入的传播,他们才对健康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他们才了解,健康是吃出来的。

  网易科技:你平常和李想、戴志康有交流吗?

  董思阳:我来北京就经常会约他们出来吃饭,沟通,他们是非常健康的80后人,思想很健康、活泼,也许因为他们是做网络的,所以大家一起吃饭时就会发现他们有很多新颖的思想,他们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网易科技:你们在一起时聊天的话题主要都会谈什么?

  董思阳:谈很多,当然也没有那么拘谨就谈事业,就是年轻人谈的东西我们也会谈,比如“最近在做什么?”他们也会介绍他们现在的近况。比如我这本新书里他们也都有写推荐,跟他们的关系都很好。

  网易科技:他们有没有给你或你的公司建议,你有没有给他们的公司建议?

  董思阳:我跟他们其实就是很好的朋友的关系,当然有的时候,当我们发现彼此公司里有一些他们了解而我没有了解到的,他们也会给我一些建议。

  网易科技:如果拿你跟他们这些创业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能不能总结出一条?

  董思阳:可能会更加执着,因为我自己做的产业,算是80后比较少做的实业,这一点确实是非常难,尤其我现在也涉及到餐饮的部分,但是餐饮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的内容真的很多也很繁复,但每次在遇到问题时,可能是因为女性的执着吧,我一定要把问题解决。

  网易科技:其实互联网的诞生一方面为信息的传播提供了最大程度的便利,另一方面,它也为一些低成本的炒作提供了途径,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80后或90后创业人的炒作概念,前几年也有美女总裁等类似的事物出现。他们一个共同特点是,很快出现,成为大家的热点,但也很快被大家遗忘。您觉得自己会不会很快被大家遗忘?

  董思阳:是这样的,现在媒体的报道,当然全部都是真实的,我认为互联网这些东西,很多层面上就像刚才你讲的,不乏有虚托的,可能有点炒作的部分在里面。但我认为,我现在做的产业是一种健康的、时尚的、稳扎稳打的产业,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并不介意大家会不会拿来炒作,因为这是很肤浅的层面,我们做企业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人到底多有名、宣传多不多,关键在于质,是否真的有质感,所以我们更注重实际的东西。

  网易科技::你认为自己跟一些炒作出来的创业者、美女总裁相比,自己跟他们最大的不同点是因为自己有一个事业,可以这么理解吗?

  董思阳:第一方面是有自己的事业;第二方面,就拿我现在这本新书《21岁当总裁》,我觉得很开心,这本书出来的时候其实没有开新闻发布会,但目前在北京最大的图书大厦销量已经是前三名了,它是畅销书。

  我每次上邮箱都可以收到近百封来信,他们都表示感谢,觉得看了书得到了很多提升,激励了他们。这是最让我感动的,有些人可能认为是炒作,我觉得最大的基本就是,我确确实实可以做到,可以让很多年轻人受到感动、受到鼓励,这是最实际的,而不是很虚幻的,像一阵风一样吹过后没有一点实际意义,那是不现实的。

  网易科技:《21岁当总裁》这本书我看了,也收集了一些网上评价,有一些质疑,2001年时你被中国海外赤子杂志评为“中国最年轻的女企业家”,但很多网友质疑,说他们搜索并没有找到这本杂志。很多网友都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董思阳:其实这是很普遍的,现在很多成功人士都会遇到这样的质疑,但他们是用实际的态度来做。比如现在我自己的企业发展的很健康,确确实实也都存在,包括现在我自己的这本书也得到了大家的赞同,至于那些东西,我并不太在意,其实我都不太清楚和了解,因为每天都很辛苦的在工作,网络上的东西基本上就是助理在看、在管理,我也不太了解这些东西。

  因为我每天都是在管理公司,要不就是在国外,其实网络的东西我不是很……我只会收官方网站,包括我自己的邮箱,会去看,答复网友提问什么的,至于一些复杂的东西,我觉得他们的思想都比较消极,这也很正常,因为可能年轻,年轻到一定程度,大家对我质疑,这都很正常,所以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有些事实,慢慢经过时间可以证明。

  包括现在,我认为现在网上的评论都是非常好的,都很正面、积极,我也想跟现在的年轻人讲,大家一定要做好自己,做最好的自己,其实不需要管其他的事情,关键是思阳是否能给大家带来正面积极的信念,如果一个人老是持质疑的态度,其实这也是一种消极的心态。

  前段时间我上一个课程,里面讲一个人的成功关键在于一个人的心态,所以年轻人,我们也可以关注一些心理方面、心灵方面的课程,我自己就在上那些课程,我觉得自己的心态慢慢的越来越好。

  公司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

  网易科技:我看您的头衔中有一个是香港凤博国际集团的董事长,您在香港凤博的持股比例情况怎样?

  董思阳:持股比例是最大的,也有其他国家的股东,现在我们公司越来越转向大陆,在香港的业务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们的业务下目前有几家企业是最阳光、最朝阳的,政府和风投都很崇尚这个观念,我们觉得大陆市场是最大的,所以战略方向基本转向大陆。

  网易科技:股东背景是怎样的?

  董思阳:以前比较多是国外的,这一年多有一些股份制转移和股份制调配,我们就会吸纳很多当地的管理层,比如技术入股或管理入股的方式。

  网易科技:现在你的公司日常的管理工作是自己亲历亲为,还是交由别人打理?

  董思阳:我有一个职业经理人,但大多数还是我要去管理,亲历亲为,所以有时候觉得还是挺辛苦的,因为经常在国外飞来飞去,也有外国的业务,当然最多还是在国内,在上海地区,大多数公司还有很多内容需要我自己去管理。

  网易科技:分工呢?什么样的事情交给职业经理人,什么样的事情自己来做呢?

  董思阳:决策权基本上就是由董事会股东大家一起决定一件事情,涉及到专业知识的东西,比如像我们餐饮业的东西,肯定要职业经理人,真正在酒店经营管理过的员工管理,他们也是继续入股。餐饮方面,像酒店管理的东西,我只能带一些创意跟大家沟通,决策基本还是所有股东一起决定一件事情。

  网易科技:目前公司有多少人呢?

  董思阳:我们主要核心规模大概是60多人。

  网易科技:管理团队有多少人呢?

  董思阳:应该是接近20人,加上中层干部。

  网易科技:管理团队的整体背景是怎样的?

  董思阳:我来大陆时带的是一些海外背景比较多的,海归也有,但现在越来越本土化,我认为本土员工可能更加了解国外的市场,可能他们更靠近国人的思想,所以基本上我们有技术入股、管理入股的,还有大陆的优秀员工。

  网易科技:是从其他公司挖过来的,还是自己公司进行培训的?

  董思阳:公司进行培训的比较多。但我们自己,其实在前段时间,当有机这个概念传出去时,很多人自己就来我们公司了解,也有一部分这样的人群,他们觉得有机是个新型的概念,我愿意去穿、愿意去尝试,他们也有这个价值观,因为我们公司招聘员工最重要是要了解他的价值观是否和公司价值观一样。因为他们是热爱健康、热爱朝阳的产业,我们经过培训、教育,觉得是适合的就会招入。

网易科技:我产生了一个疑问,例如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快餐店,一个店长管理十多个人,或十人左右规模的管理团队,但刚才听了您的介绍,发现总共60人公司的团队,其中管理人员20人,平均下来一个人所管理的是3个人?

  董思阳:这是不一样的,比如麦当劳、肯德基他们已经是非常成熟的管理了,就是在拷贝,一个麦当劳差不多需要25到30个员工,管理团队大概7个,因为他们是非常成熟的团队;而我们也是要搞连锁,但我们是刚开始,毕竟在大陆才一年多,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很多管理层大多数都是在公司里探讨市场,今后的领域,比如今后我们要开有机超市,而管理层并不只是做餐饮的部分,他们还做有机超市的策划。

  而且我们有很多部门,行销部,行销部不是简单的,像麦当劳有一个总店,比如美国有总公司,中国还有分公司,有一些东西都是从总店调动的,行销策略、下个月的活动,都是从总店调过来,下面只是执行,基本只是执行。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是自己研发,包括行销、活动策划,全部都是这样的,而这个部分,我们这个主要做有机产业,并不局限于餐饮,餐饮只是我们的开始,今后还要有超市,还有很多很多与有机有关系的部分,涉及到的核心管理层并不是很多。

  网易科技:现在核心高管大概有多少人呢?

  董思阳:3个。

  网易科技:除了您之外,介绍一下另外两位高管吧。

  董思阳:其中一个是曾经在书浙商会(音)做过,他自己是做品牌做的非常棒的,当然我在这边也不太方便透露,他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愿意默默的做一些事情,执行力非常强,他带领的小组团队技术性特别强;

  董思阳:还有一个,他带领的是活跃型的团队,主要是创新,公司有好点子、好的构想,我们虽然做的是实业,但我们做的实业是属于新型实业,有机,别人没有做过,我们要自己DIY,要开拓市场,所以我们肯定要有团队,要活泼,要创新力很强,像网站员工一样的,所以他带领的团队和另外一个团队不太一样,但是我认为这样的团队结合起来大家刚好可以互补,可以搭配得非常好。

  网易科技:目前公司营收情况如何?

  董思阳:我们只能说现在没有赔钱,但如果说赚钱,并没有预期赚多少,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坦白讲,在稳健地提升。但我认为任何一个新型产业肯定都会有一个过程来提升,这是很显而易见的。

  但现在我们的收益基本也是在提升,这是让我非常欣慰的事情。

  网易科技:你管理公司的方式是怎样的?多长时间与高管沟通,开一次高层会议?

  董思阳:我们每天都有一次早会,有的早会不一定是我亲自开,但是我让部门的每一个管理层都开一次早会,报告情况。基本每个星期我们都要开一次检讨会,年轻人在一起工作,可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误会、不满在里面,一个星期我们就会来一次检讨会,基本是在傍晚的时候。

  网易科技:和全体员工?

  董思阳:和全体员工。大家就会在会上说出来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之后发现有60%都是误会,30%是没有必要的,10%是需要实际解决的问题,通过这个方式,某个员工向他的管理上级提出,觉得不恰当,上级意识到了,就会去改进,然后变得越来越好。

  因为我们公司的管理其实是有雇佣外面的培训机构给我们管理和服务,基本上是比较正规和系统化的,我们是按照每个系统,比如我们的考核记录非常严格,达到这个考核你就可以升职,包括赏罚程度也非常严格。在这个基础上,所以我们公司的发展还是非常快的。

  网易科技:内部员工有没有在这个会议上向你提出意见呢?问题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董思阳:当然有了。我非常喜欢底下的员工跟我讲我应该注意哪方面,当然在正常会议上不会有这样的疑问,就是在每个星期六傍晚时会开这样的会议,所以他们有时候,当然很少了,比如我开会时说话语速过快,他们记笔记记不上。基本这样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因为我沟通的都是中层干部、管理层,我跟他们沟通时,有时候他们也会提出我性子比较急一点,有些东西只顾自己,没有考虑到大家在此时此刻是否能接受。

  但现在慢慢就会了解到要顾及到别人,这可能也是80后的心态,有时候可能有一点急功近利了,但我一直跟媒体讲,我认为这个过程对我来讲都是很好的收益,我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懂很多、学到很多东西。

  主持人:有网友查证你所在的香港凤博集团,有网友登陆这个网站查过它的域名,发现它是通过内地的域名代理公司进行注册的,是这样吗?

  是的。因为那时候刚回国,可能也算是我用语不当吧,当时有一些公司是外包出去的,因为我没有办法招很多员工,因为当时回国就要组建公司,我只能带几个人来,所以我们把公司很多部分,比如VI设计包给其他公司去做,包括网站的部分,包括VI的部分,整个公司肯定需要VI,LOGO的设计。当时可能也是因为使用公司的不当吧,他们可能也想要节省成本。上次我也跟媒体讲过这个事情,但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我们的系统已经调的很好。

  这也就是你刚才谈到的问题,我觉得用人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时候为了节省一些中间环节,没有亲自去管理,为什么现在我管理都是亲自去扣,每个部分、每个细节都要很慎重,原先刚回国就是为了发展,急功近利,我注重开分店,开很多连锁店,没有注重细节,只要看到成型的网站就可以,没有注重细节,因为这也是其他公司做的。

  网易科技:这些问题已经修改过来了?

  董思阳:当然。

  网易科技:现在服务器在哪里?

  董思阳:现在就是在本地,我刚刚不是说了吗,现在已经回到了大陆,为了方便,网页的改变,其实香港这部分我并没有在媒体面前多宣传,因为现在我们主要想多多宣传的是有机这个部分,这是我们在大陆核心的部分,所以为了方便,公司也是建在大陆,在大陆做一些事情。

  网易科技:从营收贡献来讲,香港和内地的贡献比例是多少?

  董思阳: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前几年不是很清楚。

  网易科技:从公司运营的角度来讲,两地业务呈现的比例是怎样的?

  董思阳:对,70%到80%都集中在大陆这边,包括我现在在大陆做一些投资,也基本都是在大陆做的,香港那边的业务就慢慢移到大陆了。

  网易科技:未来会把香港这边的业务放弃掉吗?

  董思阳:不会。在香港我们是在做投资,因为它是免税港,更加容易做贸易,包括做投资,而且香港的金融业也非常发达;大陆这边我们更注重实业,比如在大陆的有机产业,我觉得我们在大陆就推广得很好,分开的话,可能更大比重是在大陆这边。

  网易科技:上海凤博餐饮公司,与香港凤博集团,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董思阳:都与我有关系,但股东是不一样的,股东不太一样,香港那边的股东,当时我是在国外留学时注册了的公司,注册公司时的股东基本都是我在国外的包括,包括招商会上认识的朋友。在香港,我们都是做投资、贸易,大家都以股份收益;但在大陆不一样,大陆基本是由我全权管理,涉及到管理的部分更多;香港那边其实我不太涉及到管理的部分,不需要去管理它,它就是一个投资公司,包括贸易公司,就是几个股东,都有他自己的股份,但大陆不一样,大陆这边我的精力放得更多,做实业部分,与一个企业的核心有关。

  网易科技:可以这么理解吗?在香港的这个公司中,你更多是一个股东的身份,在上海凤博更多的是企业管理者?

  董思阳:可以这么说。

  网易科技:单纯从两家公司而言,他们是关联公司吗?

  董思阳:没有多大关联,可能最大的关联就是我,我是一个连接体,但没有多大的关系。

  网易科技:现在外界种种质疑声,会不会使你的公司或感觉团队受到一些影响?比如打击士气?

  董思阳:我觉得肯定不会的,因为我们都是做实业,做事情的,我们做企业注重利润、使命,不会注重那些东西,但大多数,我觉得挺开心的是,99.9%的还是非常好的评论,包括大家的感谢、认同,毕竟现在我还年轻,我觉得经验对我来讲更重要,不管是质疑也好、赞美也好,做企业的人可能心态会更平和一些,并不注重某一个层面上的东西。

  而且在我听来,我觉得90%都是好的东西,即便不好的,我觉得那对我也是有意义的,至少我会发现这一点,我应该如何改进,再成功的人士可能都会遇到一些自己忽略的事情,这很正常,关键是思阳可以在很年轻的基础上就学到很多东西,再通过他们学到很多东西。

  前段时间我在清华、北大讲课,那些年轻人很有梦想,但是他不知道现实和梦想之间怎么才可以搭上,可能我将来的梦想是做CEO,但很难搭上,所以我跟他们讲,现实和梦想的搭连其实就是一段经历,这个经历可能是痛苦的,但是是每个年轻人都要走的,关键是我们的心态,每个人都要做最好的自己,关键是这件事情有没有使命感。我还是强调一个企业做大也好、做小也好,关键是这家企业能否帮到别人,是否有使命感。

  像我们企业就是倡导有机、健康的概念,把健康、绿色的理念带给中国人,现在家乐福市场,你去看他们超市,很多人开始慢慢的、有意识的去买有机产品,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每个年轻人都会经历这个过程,但这对于我来讲是对于心态的很好的历练。

使命感是企业核心 赚钱其次

  网易科技:你觉得作为企业来说,只要有使命感就能发展强大吗?

  董思阳:使命感是最基本的,如果一个企业只是为了盈利,那这个企业做不长久,因为它没有强大的精神来支撑,可能每个人都只是为了通过这个平台赚钱。

  网易科技:我跟创业者沟通时,他们在创业初期遇到的最令人头痛的事情就是生存问题、盈利问题,至于企业的使命感、社会责任感,那一定是在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他已经很强大了,足以负担这份责任时才能去支付,但对于企业初期而言,肯定考虑的是盈利和赚钱,我看你的思想和很多创业者不太一样,是因为企业目前已经解决了盈利问题导致的吗?

  董思阳:在我们企业的中层干部和高层干部中都有一个很大的梦想,就是我们要做事业,如果一家企业只是为了赚钱,其实企业赚钱是最基本的,没有一家企业做企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做慈善,企业如果不盈利,企业家就是在犯罪,领导是不负责任的。

  但我认为不能把赚钱当成首要的、一定要的,每天看到的就是公司业绩什么的,我认为那会是昙花一现,即便做了也不会长久,因为你的焦点、价值观就只在于这上面。而我们做企业,我们的中层,比如在物质方面,我想我们的中层干部,包括以上的,可能大家都已经解决了,有房子有车,可能都有,做有机不只是为了赚钱,如果那样就不做有机了,因为有机这个市场现在还处于培育的阶段,不可能在前期做的时候就盈利。

  在做这件事情时,我们的股东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我做的是一个事业,就像网易的CEO一样,就像阿里巴巴(企业库 论坛)的马云一样,他当时做的时候也许并不是想的一定要赚钱,我想也许比尔盖茨在做微软时也是想着要方便每一个人的信息沟通,才做了微软。

  所以我觉得企业要有强烈的使命感,这才是核心部分,其次才是营业额怎么冲到目标,形象、管理怎么样。

  网易科技:提到这点,我记得刚才您提到一个细节,现在公司的很多高管房子和车基本都有了,我想了解的是,在一家初创型的公司里,大家都以期权形式为主,在待遇方面可能不是非常优厚,为什么现在很多高管在物质方面都已经很富足了?

  董思阳:是这样,他们也不是说很富足,但至少他们的焦点并不在于温饱,我是指我们的股东。我相信我们的股东在意的是做有机这个事业,带动健康理念,家人都要吃有机,他们是出于一种兴趣、认同感,或者是对于未来的认同,企业要上市,基于这个概念他们才入股。

  我刚才指的并不是指继续入股的,刚才您所说的干股,而是指加入大陆公司的股东,因为股东才会引导公司,我们的股东才会了解到我们到底是以赚钱为目的,还是以企业将来做大、未来上市、引导潮流为目的,所以我是针对股东来讲的。

  网易科技:现在这些股东里并不要求以短期盈利作为目标,而是看得更长远的目标,比如上市,股东主要集中于哪个领域?餐饮领域?还是其他行业?

  董思阳:我的股东中有一个并不是搞餐饮的,而是搞品牌设计的,为什么他加入我们公司,是因为他的太太、小孩,包括他们全家对有机的喜爱,他们全家都吃有机食品,吃了一年多,他每次都跟朋友讲有机如何如何好,很多朋友都不理解,在我没有回国前他是有机的倡导者,在他的生活领域里。

  我们因为一次招商会认识了,认识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很好,他说,一两年前我就在我的圈子里倡导有机,这个股东是基于他对这个产业的兴趣才加入的;还有一个股东是餐饮业非常专业的同行。

  网易科技:除了这两个股东之外,现在上海凤博有限公司这边的大股东人数是多少?

  董思阳:大股东是这两个,当然还有一些管理层,刚才我说的技术入股,比如餐饮前厅的管理、后厅的管理,包括我们行销团队的管理层,这些都有技术入股。

  网易科技:两位大股东的投资额度在多少?

  董思阳:两个都不会超过20%.

  网易科技:我是说他们投资的金额。

  董思阳:也是分次投资的,具体应该是……这个问题要问会计师,比如公司要做某个项目或某个宣传时需要资金,股东就会按照股份的份值一起投入。

  网易科技:最后还想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作为董事长和总裁,您的生活相比是比较忙碌的,有时间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逛逛街、谈谈恋爱,会有时间做这些事情吗?

  董思阳:我现在越来越把时间都分配了,因为我在国外学过时间分配管理,所以我认为时间主要有六大管理制,当然其中一部分就是我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兴趣的培养、个人的提升,还有一点就是要跟家人、朋友在一起进行感情的沟通,这也很重要,因为这是每个年轻人,不光年轻人,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感情分配。

  董思阳:所以我经常也会打高尔夫,我蛮喜欢去潜水的,在热带海洋我经常会潜水,当然是能潜水的地方。有时候我也喜欢去听音乐会,跟一些朋友喝喝茶,购物,在私下里其实是挺女孩的女生。

  网易科技:按时间比例来讲,闲暇时最主要的时间都是用来做什么?

  董思阳:在上课。

  网易科技:充电?

  董思阳:对,充电。我现在准备在复旦大学再读一个投资理财管理课程,就是风投的部分,应该是上秋季班或冬季班,在长江商学院,把时间尽量分配出来上这些课程。

  网易科技:如果让你给自己的人生打分,你会打多少分?

  董思阳:应该是7分吧。

  网易科技:另外3分的不足在哪里?

  董思阳:因为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习,我也年轻嘛,所以闲暇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充实自己,不断学习,那3分中的1分可能就是我想看到真正最优秀的思阳,掌握更多知识的思阳,那2分,可能现在没有时间多放到家庭方面、感情方面,后面2分就是要放在感情方面、家庭方面,多多去充一充。

  网易科技:好的,非常感谢董总作客网易创业世纪访谈栏目,谢谢各位网友。

  董思阳:谢谢各位网友。

学校主页 | 投诉建议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9 华南农业大学 广州通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